首页 -> 丝绸文化
 
  长沙马王堆西汉墓(丝绸史话)  


汉代出土的丝绸文物很丰富,范围也较广,如河北满城陵山的西汉初期中山靖王刘胜墓,除出土举世闻名的金缕玉衣外,还发掘出了大量高级丝织品,可惜保存得不够完好,大部分已风化,但从残片中分析,亦可看出其水平极高。

    山西阳高古城堡汉代古墓群曾出土刺绣、织成(一种锦)。甘肃武威汉墓中发掘出方孔纱、花罗、织锦,还有套色印花、轧纹绉等罕见品种。新疆丝绸之路古道上,在民丰以及罗布泊古墓中发现大量丝织品,如郁金纹绣、万事如意锦等。其中极为珍贵的是用红、白、蓝、驼、橙五色丝线织成的“延年益寿大宜子孙”锦,据专家研究需用75片提花综才能织成。此锦已由苏州丝绸博物馆复制成功。其他如在朝鲜、蒙古和叙利亚等国家和地区都有汉代丝织品出土。不过数量最多、保存得最完好、最有代表性的,首推长沙马王堆西汉墓。

    马王堆一号汉墓墓主人是西汉初期(公元前186—168年)长沙王吴芮的丞相轪侯利苍的夫人,二号墓是利苍本人,三号墓是利苍的儿子。其中一号墓中的丝织品保存之完好,数量、品种之多,在我国考古发掘史中极为少见。笔者手头有一份“长沙马王堆一号汉墓出土纺织品研究报告”,用现代科学测试手段,详细分析了各类出土文物的纤维、品种组织、印花、染色用的染料、工艺,资料极为丰富,可以说是丝绸文物考古中一大丰收。它基本上点画出了西汉初期丝绸织造、印染生产技术、花色品种、图案艺术、服装款式的概貌。

    轪侯不过是长沙王(地方长官,相当于省市级官员)的丞相,只是一个七百户的小侯,他的夫人的墓葬竟如此奢华,那末再大的官将是怎样的呢?据资料《西京杂记》记载,汉宣帝时(公元前73—50年),大司马霍光(汉代名将霍去病的异母兄弟)妻(一品夫人)为巴结皇后,送给皇后的乳母淳于衍蒲桃锦24匹和散花绫25匹。这些锦和绫出自钜鹿地方陈宝光家。陈宝光的妻子是位织造能手,掌握这项技术。霍光把她召入府中,让她织造。织机用120蹑(踩综片的踏脚),60日成一匹,每匹值万钱。 

—— 信息源自:转载


打印本页     返回    

 

 
·  关于现代丝绸国家工程实验室科研成果进行奖励.. 2011/5/13
·  关于对2010年度现代丝绸国家工程实验室开放课.. 2011/5/13
·  关于征集蚕桑丝绸产业高新技术成果的通知 2011/4/7
·  关于申报2011年度现代丝绸国家工程实验室开放.. 2011/3/24
 
 
neser@suda.edu.cn
地址:江苏省苏州市工业园区仁爱路199号  邮编:215123  电话:0512-67061126
策划与维护:现代丝绸国家工程实验室  管理入口